当前位置:首页>>辅导员博客  
谭思师:永远追梦——我和我的家人 
2014-05-13
编辑:Admin   来源:   查看:    字体:【

  爷爷家附近有一座当地最出名的山叫“窑山”,在那一带出生的人就叫“坛罐窑的人”。爷爷家祖祖辈辈虽然不姓“坛”,是姓“谭〞,但那里的男长辈都以从小能学会做坛坛罐罐为荣耀,女人们就跟着大爷们进城卖坛货。那时人民生活水平很低,坛货是家家户户的日常必需的生活用品。一天一天,一年一年的轮回,几百年的破坛坛罐罐碎片堆积成山,记载了几代人的创业艰苦奋斗的历史,见证了我家祖辈们在旧中国社会的苦难岁月。


  父亲1953年11月出生了,给家庭带来了希望之梦。幸福之梦。小时候父亲给家里看牛、割草,有时会跟着爷爷进城卖坛货时看一场戏。爷爷肩上一头挑着坛坛罐罐,一头挑着装有父亲的竹筐。就在8岁时,爷爷送父亲读村小学校,爷爷虽然不识字,却还知道横平竖直。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, “书中自有颜如玉”。这些戏中理念是爷爷经常用来启发教育父亲的。一次班会活动课,老师组织了谈理想,父亲的一位同学说:“将来我要当一名农民,”同学们都笑了,都说,那你就现在就回家吧,还读什么书呢。父亲的同学说:“我要当亩产粮食产千斤的那种懂科学种田的农民。”这时,教室里突然传来了阵阵掌声。一位女生站起来说:“我的理想是当医生,让天底下的人都健康长寿”。老师问我父亲理想是啥,父亲说当老师,大家都在哄笑。父亲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理想唤起了多少同学们少年时代的梦想啊。毕业时,父亲有生以来第一次被评上了“三好学生”,当把奖状带回家爷爷看了后,他双眼含着泪花,颠来倒去地反复看,爷爷好像看到了他多年的希望,多年的梦想。他希望儿子能离开贫穷的窑山村的梦好像就快要实现。爷爷梦的境界,眼前一定是一条宽敞笔直的水泥大道,两边是高楼大厦,那里有一家人的新家。爷爷把奖状贴在墙壁最醒目的地方,自言自语,我要把儿子带出窑山,走出坛罐窑。于是,爷爷奋力打碎了做坛罐的石磨碾,夺垮了放置坛罐的破草房。填平了挖得坑坑洼洼的田地,砸垮了烧坛罐的大窑子。在窑子顶上种上了高高的玉米。到父亲读中学时,爷爷家从此没在做坛罐事业了。培养父亲读书唯一办法就是学习不好就打,罚站圈圈。爷爷还因此骄傲自豪地传送教子经验。


  1973年的春天来得早早的,到处是一片新绿。一天清早,邮递员把一封“内详”的信交到了我父亲手中,信是一位在外地读卫生学校读书的女同学写的,说:“听老师说今年全国各地大、中专学校都要招生,要参加全省统一的文化考试,我希望你提早做好准备”。父亲看完信后,立即跑到离家20多里路在外乡教书的三爸那里去寻求帮助。三爸答应借书和提供一些资料让父亲总算心里有底。回家后爷爷从此不再让父亲挣工分了,全身心投入考试复习。在生产队推荐会上,同意推荐父亲的报名资格。教过父亲的老师鼓励父亲填报第一志愿大专,其余才填中专。回家后父亲加大了复习文化知识,有三爸提供的教材,有老师的鼓励,加上父亲的努力,梦想、理想再一次在父亲心中升起。艰难的复习阶段过去了,又经历了文化考试、面试、体检。1973.9.13日父亲牵着水牛,扛着梨,刚下水田,生产队长笑眯眯的叫父亲到公社杨书记那里去领读大学的通知书。顿时,父亲高兴的蹦了起来。


  我的母亲县城里长大,县城里读完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是73级高中生,一篇优秀作文“故乡的骄傲”张贴在校园学习园地里,父亲在高考前一天被母亲的作文深深吸引,牢牢记住还能完整背诵。父亲开始追求母亲,被母亲拒绝后任然不放弃,一次次从成都赶火车回家,家里穷为了节约学校发的生活补助费,每次从夹江走路回洪雅想看看母亲。


  母亲很快当了一名代课教师,父亲毕业回到了家乡和母亲一个学校教书。母亲认定了为了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,母亲啥也不图,就认定和父亲有了共同的理想,当一辈子教师。从此父亲坚定不移的求爱、恋爱、到结婚。父亲、母亲携手并肩,不回顾,不彷徨,风雨兼程,勇往直前!


  81年12月我出生了。父母共同的理想是让我长大后也当一名教师,为我改名谭思师,从此,教师梦成就我们全家人今天的中国梦。几十年教书工作中,父母亲是学校班级最好搭档,所教班级学生成绩最好,多年成绩名列全县前茅。父母亲也多次评为“优秀共产党员” 、 “先进教师”。教师梦、中国梦成就了父亲从一名农村放牛娃到一名中学高级教师。母亲从一名插队知青奋斗到一名中学高级教师。


  我的母亲为了好好培养我,满月后的我就随母亲来到学校,那时,学校是一座破庙,教室四周壁头是田里泥土手工做的大砖,地下是坑坑洼洼泥土地下。屋顶有大洞小洞。母亲除了教书,还要到水塘里挑水煮饭。地里挖土、担粪、种菜、最喜欢种豌豆尖给我吃。母亲养了几只大母鸡下蛋供我的营养,学校有一个幼儿班,最大学生接近10岁,最小属于我1岁多。大的带着我,哭了老师就抱我。从小是母亲为我树立了心中的理想,教会了我该掌握的文化课知识,传授给了我终身为理想奋斗的决心和信心。


  大学本科毕业后,我应聘到工厂里当化验员,我把自己所学的化学知识运用到工作中去了,我感到特别自豪。母亲说:“你还年轻,干脆边工作边考个研究生多读点书将来为国家多做点贡献吧。”母亲的教导点燃了我读研究生的理想,好,为理想而奋斗吧,我考上了公费研究生,怀着激动地心情,告诉了父亲、母亲。全家人在不同的地点高兴庆贺。就在论文将要答辩期间,因地震疏导堰塞湖可能会淹没校园的警报声拉响了,我慌张地和大家一起迅速跑到山上躲避。解除警报后的日子里,我终于在学校板房教室里论文答辩成功了。我的努力,我的坚持,我的梦想,我实现了。毕业后,我应聘到了一所职业培训学校当老师,三月后,突然换了领导,不给我们签订工作合同。母亲安慰我在找别的工作吧。成都的夏天,烈日当头,骄阳似火,我骑着破自行车满街奔跑,考试、面试,一次次没消息。母亲又为我背行李、去重庆找工作。到了重庆一所化工学校,老师安排我上化学课,有时一天8节课,老师看我工作好,想留我,可是关键时刻又把名额留给了男生。接着我参加了内江师范辅导员考试。我考上内江师范外国语学院辅导员后,我决心努力工作,因为我们全家的努力,终于实现了我们全家人的梦想。


  我们一家三口都以校为家,共同为了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,走到一起了。我们家的中国梦实现了。我们每一个的个人梦想就是一个水滴,终将汇成中国梦的大海。现在起,我心中的梦就是一个“教书育人”梦。我们全家人共同的梦就是“教书育人”。和全国人民共同的中国梦融合在一起那就是一条永远奋斗的梦,永远幸福生活的梦。

   

  爷爷家附近有一座当地最出名的山叫“窑山”,在那一带出生的人就叫“坛罐窑的人”。回了一次老家,差点迷路了,“窑山”不见了,原来是乡上、村上、和村民修公路、建新房载走了一大车一大车的坛罐碎片,那一带“坛罐窑的人”呢,父亲说,有的考上大学,有的就在本地城里当工人,搬到城里住高楼大厦了。前几天,父亲说,爷爷、奶奶82岁了,是窑山坛罐窑最长的老辈,眼睛看不见了,家里电视坏了,爷爷叫父亲赶快修好电视,爷爷说:“看不见,还听得见。”我想,爷爷要听什么呢,爷爷说,习近平主席在谈到中国梦的时候指出,中国梦的实现,“必须紧紧依靠人民……”爷爷,你咋也成了一位老追梦人呢!


Tags:
Top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上一篇:候德苹:党之教育 于我之益 下一篇:左宇:孤独,并不可怕
 
图片新闻
 
最新动态
 
院系风采
 
视频热播
 
Copyright © NJTC.EDU.CN 当前在线: 总访问量:
地址:四川省内江市东桐路705号 邮编:641000
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隐私版权 | 旧版主页
Site Designed By Sunmoon Technology & powered by SiteServer